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网站首页 | 客服中心 |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平台介绍 通知公告 信息动态 政策法规 质量追溯 各地分站 会员风采 奖惩信息 在线投诉 客服中心 联系我们
奖惩信息  
从“放心肉”的先行者到强售“注水猪肉”
发布日期:2012-07-13 12:00:00      阅读次数:855次      [关闭]

庭审看点

1:重庆周立太律师说,盘踞在民生领域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增加了人们的生活成本。通过王天伦涉黑案,我们可以第一次明确地窥探出,人们生活成本是如何增加的。

2:依据起诉书的指控,王天伦涉黑案的诸多“保护伞”,此次开审,不会同王天伦一同受审。

3:王天伦进城之路:用汗水创业——先欺负合川区的老乡(永红公司)——再欺负猪肉经营户与供应商。

王天伦涉黑组织构架:

王天伦:被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行贿罪、敲诈勒索罪等8项罪名。

收购生猪:弟弟王东明(另案处理,组织、领导者)与妹夫李沧海(骨干)

猪肉销售:哥哥王天平(骨干)与姐姐王天秀(成员)

重庆今普以前是重庆市政府大力扶植的“明星”企业,被政府赞誉为城市“放心肉”的先行者,但如今看来,这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重庆检方指控:重庆今普不但采用暴力垄断了生猪收购市场、猪肉销售市场,而为了牟取暴利,竟然在屠宰场内对生猪进行注水,并将“注水猪肉”以及检疫不合格的猪肉强行在其非法控制的农贸市场内进行销售。

早报记者 于松 发自重庆

王天伦等23人涉黑案今天开审。检方指控王天伦通过涉黑手段获取非法利益上亿元。

43岁的王天伦是原重庆市大渡口区政协委员,曾被赞为催生城市“放心肉”的爱心企业家,如今被指系城市“高价肉”的强迫交易者与注水猪肉、检疫不合格猪肉的销售者。

王天伦从被捧上天堂到跌落地狱,期间带有多少个人色彩与时代烙印?

套路相反:

倒置的“涉黑”人生

在其创业中期拥有“商人”光环、后期得到了重庆市政府大力扶植后,却开始采用暴力

与多数“中国式富豪”一样,王天伦出身贫寒,依靠(前期)个人打拼与(后期)打政策“擦边球”而发家。

不过,与以往开审的“黑老大”涉黑之路相比,王天伦的涉黑人生却出现了“倒置”。一般情况,中国式富翁的暴力发家史,起源于草莽阶段的创业初期,此后随着资本的积累与公司化的正规运作,逐渐“漂白”。然而,王天伦却与这个套路恰恰相反。

依据重庆检方的指控与早报记者的调查,在创业初期,王天伦诚实守信,挥洒自己的勤劳汗水赚取l了第一桶金。然而,在其创业中期拥有“商人”光环、后期得到了重庆市政府大力扶植后,却开始采用暴力,尤其在其创立重庆永红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红公司”)与重庆今普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今普”)的“暴富”时期,频繁使用了暴力、威胁等“涉黑”手段。

重庆检方指控,王天伦涉黑组织采用暴力的时间始于1996年8月,且层次分明,成立永红公司后,采用暴力垄断了合川区的生猪收购市场,成立了重庆今普后,开始采用暴力手段控制高新区、九龙坡、大渡口区的猪肉销售市场。

1996年5月18日,王天伦在重庆九龙坡区成立了永红公司(以屠宰生猪为主要经营内容)。重庆检方指控,3个月后(1996年8月),王天伦就开始采用了暴力。

重庆检方指控:1996年8月和1997年9月,因为重庆合川区的生猪经营户夏远东、黄文正等人不愿将收购的生猪交到永红公司屠宰,王天伦便殴打夏远东、黄文正等人,将生猪强行拉至永红公司屠宰;特别是1999年3月以后,王天伦通过有组织地实施强迫交易、故意伤害、敲诈勒索、聚众斗殴、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活动,实现了对合川区生猪收购市场的非法控制。

其间,王天伦涉黑组织背上了一条命案。王东明(王天伦的弟弟)安排组织成员唐友彬、彭刚将没有将收到的生猪交给永红公司屠宰的潘桂生活活打死。

2004年,王天伦创办了重庆今普,便开始采用暴力手段控制高新区、九龙坡、大渡口区的猪肉销售市场。

重庆检方指控:1999年以来,王天伦开始组织社会人员在重庆市高新区渝州交易城农贸市场、念山苑农贸市场、重庆市九龙坡区冶金三村农贸市场、重庆市大渡口区九宫庙农贸市场等地对猪肉经营户采取殴打、威胁等手段,强迫上述经营户必须销售永红公司、重庆今普的猪肉,非法控制、垄断经营上述猪肉销售市场长达10年。

重庆今普以前是重庆市政府大力扶植的“明星”企业,被政府赞誉为城市“放心肉”的先行者。2004年,重庆市政府以“杜绝注水、检疫不合格猪肉、叫上民吃上‘放心肉’”为名,将主城9区108家屠宰场砍成8家。

重庆检方指控:重庆今普不但采用暴力垄断了生猪收购市场、猪肉销售市场,而为了牟取暴利,竟然在屠宰场内对生猪进行注水,并将“注水猪肉”以及检疫不合格的猪肉强行在其非法控制的农贸市场内进行销售。

钻政策空子

借“联盟公司”聚人脉财力

王天伦是借助联盟公司“壮了胆”,逐渐敢于采取暴力手段的

渝州交易城农贸市场是高新区最大的农贸市场,它对王天伦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早报记者通过调查获悉:创业初期,王天伦还是一名小肉贩时,曾在这个市场内卖过猪肉。经营户们说,2007年前,他们与市场管理部签署摊位租赁协议时(一年一签),管理部的人就明确地告诉他们,在渝州交易城农贸市场做猪肉生意必须要到他们指定的屠宰场进货,也就是王天伦开办的屠宰场(非法的“场厂挂钩”)。有些商户甚至说,当时的协议上还曾就此明文规定过(重庆检方的起诉书上已经将这一“场厂挂钩”的协议当作了一份证据)。重庆官方在2006年11月发现了这一涉嫌非法垄断市场的现象,并进行了专项治理。“从2006年11月开始,重庆今普的人就开始赤裸裸地故意挑起事端对经营户进行威胁了。”经营户们说,多年来,渝州交易城农贸市场100余猪肉经营户中的1/3都受到过重庆今普的威胁。

在早报记者调查中,重庆屠宰业的“深喉”蒋成玉透露,重庆主城9区的指定屠宰商们,甚至曾于2005年组建过“联盟公司”(名称:重庆凯硕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分摊股份职责,还汇集了800万元的活动经费,目的就是企图阻止省外与郊县的猪肉进入重庆主城区,进而垄断、控制重庆主城区的猪肉市场。其中,王天伦是“联盟公司”的积极推动者。

这一现象的背景是,2004年7月1日,重庆市政府以手工屠宰场不卫生等缘由,通过行政手段将主城区原来的108家屠宰场砍成为8家。不过,此次重庆检方并未将“联盟公司”作为指控王天伦控制猪肉市场的证据。就此,11月29日,另一名参加过“联盟公司”的屠宰商吴老板表示他们组建的联盟公司“运行几个月就被吊销了”。

依据重庆检方的指控,在“联盟公司”期间与“联盟公司”解散后,正是重庆今普频繁采用暴力手段控制高新区、九龙坡、大渡口区猪肉销售市场的时期。蒋成玉认为,王天伦是借助“联盟公司”壮了胆,逐渐敢于采取暴力手段的,“那时候,‘联盟公司’迅速聚集了大量的人脉与财力,他才敢于使用暴力的,即使‘联盟公司’后来解散了,但这种手段一旦开始后,就很难收手了!”

此外,蒋成玉说,王天伦采取暴力手段来垄断市场并不出乎同行们的预料,“甚至可以这么说,假如再给王天伦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或许还会选择使用暴力。”

“当年,王天伦可是举债1个多亿来建设重庆今普的呀!”蒋成玉说,王天伦虽然富有,但是,他的血本与未来却全部押在了重庆今普的身上。“屠宰行业赚钱周期本来就慢,但这向银行与亲戚朋友借的1亿多元的债,可是要在限期内归还的。”蒋成玉说。

如今,重庆屠宰业很多人认为,王天伦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被吹起来的“泡沫”:王天伦因创办重庆今普,个人先后得到了重庆市市长与重庆政府高层的赏识,重庆今普多年来也得到了政府多方面的破格扶植;然而,王天伦与他的重庆今普却不得不为前期2亿元的巨额投资背上包袱,而这一包袱,只能靠占据绝对的生猪收购市场与猪肉销售市场才能卸下来。

今年11月底,曾经的合作伙伴上海梅林一纸诉状将王天伦告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曝重庆今普在王天伦任董事长期间存在8000多万元可能性的呆坏账,要求法院判令王天伦向该公司返还部分股权转让款,共4500多万元。至此,王天伦与重庆今普过往的“光环”,如云烟散去。


上一篇:
[邛崃市]我市6食品企业产品获成都名优
下一篇:
宜昌200余公斤“问题”猪肉被缴
>>更多
研制单位:哈尔滨工业大学科软股份有限公司      

电话:0451-51933731 0451-51933739  传真:0451-51933739